移动版

2019年核电机组审批开闸,核电设备行业发展向好

发布时间:2020-01-03 11:05    来源媒体:和讯

作者:高爽 韩晨皓 毕柳

中证鹏元资信评估股份有限公司

主要内容

(1)预计2020年我国核电机组开工数量迎来高峰,核电设备招标量有望增加。目前我国核电发电量占全国总发电量比重与世界平均水平差距较大,具有广阔增长空间,叠加政策支持、三代核电技术顺利研发等利好因素,2019年我国核电机组项目审批开闸,据此中证鹏元预计2020年我国核电机组有望迎来开工高峰,核电设备招标量有望增加。

(2)我国核电设备行业技术壁垒较高,核电产品盈利能力较强,中证鹏元预计未来核电设备企业合同订单规模将有所增加,但仍需关注业务毛利率波动情况。我国核电设备行业技术壁垒较高,行业整体毛利率维持在较高水平,但设备间毛利率也存在较大分化,且受销售组合、经营策略以及市场竞争等因素影响,近年个别企业毛利率出现较大波动,未来仍需关注核电设备行业毛利率波动情况;受2019年核电机组项目审批开闸的利好影响,预计2020年核电设备企业合同订单规模将有所增长。

(3)预计2020年核电设备企业偿债压力有所下降。核电设备企业垫资特征明显,资金运营压力较大,企业融资主要通过银行借款,近年偿债压力有所增加,受核电设备行业景气度提升的利好影响,中证鹏元预计2020年企业偿债压力将有所缓解。

(4)需关注风险事件可能影响我国核电设备行业发展进程。虽然目前核电设备行业政策环境、市场需求等偏向利好,但若发生核电项目后续审批不及时、核电安全事故、核电上网电价下调等风险事件,将影响我国新核准机组开工进度,进而对核电设备行业产生不利影响。

(关注“中证鹏元评级”,向后台留言可获得完整报告)

正文

一、我国核电发电量占比较低,增长空间广阔,叠加政策支持与技术顺利转型等利好因素,2019年核电机组审批开闸,预计2020年我国核电机组开工数量迎来高峰,核电设备招标量有望增加

核电属于高效清洁能源,相较于水电、光伏、风电等清洁能源,核能发电具有无间歇、波动小、受自然约束少等优点,是目前唯一可以大规模替代煤炭为电网提供稳定可靠电力的能源,对完成我国《巴黎协定》中节能减排承诺以及实现“十三五”规划中能源转型目标至关重要。近年我国核能发电规模呈现快速增长态势,2013-2018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20.95%,2018年我国核电年累计发电量达2,865.11亿千瓦时,核电设备平均利用率为85.60%,核电发电量约占全国总发电量的4.22%。另一方面,根据英国石油公司(BP)2018年发布的《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7年全球核电发电量占全球总发电量的10.31%,远高于我国核电发电量占比,我国核电行业具有广阔的增长空间。

一系列利好政策有效化解我国核电行业消纳问题,加之“十三五”规划中核电装机目标尚未达成,为我国核电机组审批重启提供有利支撑。2015年以来由于在建机组密集投产,叠加全国用电量增速锐减,核电一度面临消纳问题。为化解核电消纳困境,2017年2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印发《保障核电安全消纳暂行办法》,明确了核电保障性消纳的基本原则为“确保安全、优先上网、保障电量、平衡利益”,按节能低碳电力调度原则,严格执行核电优先发电合同;2018年10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印发《清洁能源消纳行动计划(2018-2020年)》,确定核电工作目标为2018年全国大部分核电实现安全保障性消纳,2019年全国核电基本实现安全保障性消纳,2020年全国核电实现安全保障性消纳。2019年4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三代核电首批项目试行上网电价的通知》,核定三代核电示范机组的试行上网电价,均高于当期煤电标杆上网电价,同时要求按照满发原则安排核电计划。受政策红利影响,2018年核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增至7,499.22小时,较2017年增加近400小时,2019年1-9月核电设备利用小时数为5,402.31小时。2016年12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印发《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设定核电发展目标为2020年运行核电装机力争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核电装机达到3,000万千瓦以上。据此核能行业协会预测,为实现目标,我国每年须开工6至8台机组,若以每台投资100亿元至200亿元计算,投资规模高达千亿元。但考虑到2015年后我国开工建设的核电机组数量明显下滑,2019年9月末总装机容量为4,875.12万千瓦,若要达到“十三五”规划目标,预计2020年我国核电机组开工数量将迎来高峰,但需关注核电项目后续审批进度。

核电技术顺利转型助推我国核电机组审批重新开闸。我国正处于从消化二代存量核电项目向建设三代核电项目的转型期间,2015年国务院密集核准了8台核电机组,其中4台采用我国自主研发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但此后由于在建的三代核电项目三门核电、台山核电等均存在工程延期,加之核电消纳、日本核泄漏事故的持续影响,导致我国出现长达三年的核电机组“零核准”。2018年我国三代核电技术在安全性、技术性上都有了较大突破,CAP1400、“华龙一号”等三代核电技术研发顺利,从技术上证明了三代核电项目已具备批量建设的条件。受此推动,中国核电(601985,股吧)审批再次重启,2019年内获核准的福建漳州1-2号机组、广东太平岭1-2号机组、2台山东石岛湾CAP1400机组均采用三代核电技术,其中两台核电机组已于2019年6月开工建设,此前获批的昌江核电二期项目也于2019年11月开工。

2015年后,受核电消纳、日本核泄漏事故持续冲击和三代核电机组工程延期等问题影响,我国政府三年未核准核电机组项目,目前上述限制因素已基本化解:作为我国重点发展的清洁能源之一,我国核电发电量占比与世界平均水平差距较大,具有广阔增长空间;同时,在一系列保障核电消纳的政策支持下,我国核电消纳问题已基本解决,加之我国三代核电技术研发顺利,三代核电机组已具备批量建设条件,若要达成“十三五”规划目标,预计我国核电机组开工数量将于2020年迎来高峰,受上游核电机组建设回暖影响,核电设备项目招标量有望增加。但本次审批开闸政策长期延续性仍受国际核电环境、全国用电需求、技术研发进度等因素影响,能否实现核电机组核准开工“常态化”仍有待观察。

二、我国核电设备行业技术壁垒较高,产品盈利能力较强,中证鹏元预计未来核电设备企业合同订单规模将有所提升,但仍需关注业务毛利率波动情况

核电设备作为承担热核反应的主要构件,由核岛设备(NI)、常规岛设备(CI)和辅助设备(BOP)组成,其中核岛设备主要包括蒸发器、稳压器、主泵等,是核电站的核心装置,对技术与安全性要求最高;常规岛主要包括汽轮机组、阀门、发电机、冷凝管等,与常规火电站类似,不区分二代或三代技术;辅助系统主要为数字化控制系统、暖通系统、空冷设备等。

我国核电设备行业呈现分化格局,大型国有企业垄断主要设备市场,细分零部件领域民营企业占据优势。四大国有企业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电气”)、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电气”)、哈尔滨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尔滨电气”)和中国第一重型机械股份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一重(601106,股吧)”)提供的核电设备种类众多,包括反应堆压力容器、堆内构件、控制棒及驱动机构、稳压器、蒸汽发生器、汽轮发电机、主冷却剂泵等,目前基本垄断主设备市场。究其原因,一是核电设备行业技术门槛高,制造企业均需取得生态环境部颁发的民用核安全设备许可证,其中核一级、二级资质获取难度极大,对企业技术、资本实力要求较高,同时随着我国核电技术更新换代,对企业研发能力提出更大挑战;二是核电设备生产前期厂房、专业设备投入较大,且由于核电设备产品价值较高,生产周期长,对企业运行资金占用严重,大型国有企业在核电主设备招标竞争中更具优势。细分零件领域民营企业、外资企业较为活跃,值得注意的是,经过数年的核电技术发展,目前我国核电设备国产化率达到较高水平,世界核协会数据表明,采用“华龙一号”和CAP1400技术的设备国产化率分别为86.5%和85%,外资企业市场份额有所下降。

盈利能力方面,由于核电设备行业属于技术密集型企业,涉及物理、化学、材料、辐射防护等多个专业领域,有很高的技术壁垒,行业附加值较大,整体毛利率水平较高,但设备间毛利率呈现较大分化,主要系功能和安装位置不同导致温度、辐射耐受度等技术要求差异所致。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显示,核岛关键零部件毛利率最高,超过45%,普通核岛设备毛利率约35%,常规岛设备毛利率约10%,其中核岛关键设备主管道、堆内组件的毛利率分别超过60%和50%。受此影响,生产不同核电设备的企业毛利率差异较大。值得注意的是,国有企业与细分领域份额领先的民营企业之间毛利率差异较大,民营企业毛利率普遍较高,主要系国有核电企业提供设备种类众多,部分常规岛设备毛利率相对较低,拉低了公司平均毛利率所致。部分民营企业在细分领域中占据主导优势,譬如江苏神通(002438,股吧)阀门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获得核级蝶阀、核级球阀90%以上的订单,在细分零部件领域内的专营优势进一步提升了优秀民营企业毛利率。由于核电设备行业技术壁垒较高,整体毛利率维持在较高水平,但设备间毛利率也存在较大分化,且受销售组合、经营策略以及市场竞争等因素影响,近年个别企业毛利率出现较大波动,未来仍需关注核电设备行业毛利率波动情况。

受核电机组建设进度、招标情况、交付时间等因素影响,主要核电设备制造企业核电业务收入存在一定波动。随着2019年6台核电机组获得核准,2020年我国核电设备招标量有望增加,但由于核电设备制造周期较长,业务收入确认存在时滞,预计2020年核电设备企业合同订单金额将大幅提升,业务收入规模有所增加,但增幅不及订单金额增幅。

三、核电设备企业垫资特征明显,资金运营压力较大,企业融资主要通过银行借款,近年偿债压力有所增加,中证鹏元预计2020年随着行业景气度回升,企业偿债压力将有所下降

核电设备企业处于行业链条弱势一方,垫资经营特征较为明显。核电设备建造周期一般较长,需要企业先行垫资建造,款项按照建设进度支付,尾款至安全运行期满后再收取。近年我国主要核电设备企业存货平均周转天数超过300天,且呈现波动上升趋势,2018年末为374.05天,存货周转效率有所下降。2016-2018年主要核电设备企业平均净经营周期分别为464.06天、395.37天和433.67天,均超过1年,行业整体资金运营压力较大。

基于核电设备行业垫资经营地位,企业对融资活动存在一定依赖,目前核电设备企业融资模式较为单一,以银行借款为主。近年主要核电设备企业短期偿债能力有所下滑,货币资金/短期债务均值由2016年末的2.17降至2018年末的1.48,但货币资金对短期债务覆盖程度仍较高,企业短期偿债能力较好。2016-2018年主要核电设备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3.04%、53.95%和54.45%,EBITDA/有息债务的均值分别为1.13、0.52和0.37,企业负债经营程度不断提升,且息税前利润对债务的保障程度持续下滑,企业偿债压力加大。由于行业景气度回升,中证鹏元预计核电设备企业盈利规模将有所增加,企业偿债能力有所提升。

四、需关注风险事件可能影响我国核电设备行业发展进程

虽然目前核电设备行业政策环境、市场需求等偏向利好,但若发生风险事件,将影响我国新核准的核电机组开工进度和存量机组的利用率,对核电设备行业产生不利影响。具体来说,核电机组项目经国务院核准后,仍需经过国家核安全局、生态环境部等政府部门进行许可审批,后续审批若不能及时进行,将影响我国核电机组项目开工进度;与此同时,2011年福岛核电站发生严重核泄漏事故,其影响至今仍未完全消除,虽我国新建核电项目均采用三代技术,核电机组发生核泄漏的可能性极低,但若世界范围内发生大型核电事故,仍将影响公众对核电机组的信心,进而延缓我国核电建设计划;此外,2017年以来多项核电利好政策发布,涉及核电优先发电、三代核电示范机组上网电价高于当期煤电价格等,后续若核电政策发生调整,核电消纳问题可能再度出现,进而影响我国核电机组建设及投产进度。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中证鹏元评级。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